时尚大师

关注 0 | 粉丝 0

微小说|暮雪红妆

小说创作

正月初五,火车站。 站台上还有没扫干净的雪,雪上还有热闹的红纸屑。在团圆的季节离别,总令人惆怅。 望着站台上微笑着挥手和我道别的父母,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努力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在车窗前做出“走吧,回去吧”的口型。列车已经开动,我将随它去往北国之都,再一次。 从这里往北十几个小时的路途,窗外都不会有太多变化,茫茫一片单调的白色,让人容易犯困。当然,也有人会喜欢,比如我对面操着南方口音的母女,一直用兴奋的用手机对着窗外拍照。我在水杯里泡上一颗胖大海,戴上耳机,闭上眼睛,沉浸在音乐中,经常出差的我习惯了用这种方式放松。 不知过了多久,听见啪的一声,我睁开眼睛,原来是对面乘客的手包没放稳,碰倒了我的水杯,水洒满了桌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对面的乘客一边道歉一边用正在看的报纸擦着水,是个年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的警察。母女俩不知什么时候下车了,现在对面只有他一个人。 “没事没事。这是出差?”我掏出纸巾也一起擦拭着,随口问道。 漫长的旅途让陌生人很容易攀谈,可能因为年龄差不多,我们聊得很投缘,天南海北的侃了起来。 “你女儿?小丫头真可爱。”无意间看到了他的手机背景,我问道。 “漂亮吗?”他笑了,把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又打开,从相册里给我找到那张照片。照片里的小姑娘四五岁的样子,正蹲在地上捡风筝,可能是因为有人喊她拍照,她抬起头冲着镜头甜甜一笑,这时仔细看照片,我觉得这个孩子特别有眼缘,漂亮可爱极了。 “漂亮!咱俩算同龄人吧,你都有这么可爱的女儿了,我还没结婚呢。真是羡慕。”我由衷的说道。 “呵呵,别羡慕,其实我也还没结婚呢。这是我表妹的孩子。我姑身体不好,经常托给我爸照顾。我爸喜欢小孩子喜欢的不得了,就成天催我结婚。”他笑的有点唏嘘,接着说道:“结婚也得有合适的吧,他们给我介绍那些个女朋友,都快凑齐十二星座剩斗士了,没一个好看的,好看的也不能剩下,你说是吧?不过,像你们这种在外企工作的高帅富,身边漂亮女孩子一堆一堆的吧。” “外企?哈哈,老板都是万恶的资本家,每天都被剥削,加班到半夜也是常事,我们公司有句话叫‘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生用’,女孩是不少,但是天天忙的要命,又满世界的出差,剩着的也不少。再说说你,警察这么好的职业,还能没对象?你这大身板,多有安全感,相亲的估计不少吧?有差不多点的就行了,也别太挑。”我笑着说道。 “要照你这么说,你们公司那么多剩男剩女的,你们就就凑凑呗,咋还都单着。”他也乐了,接着说道:“我啊,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我爸当年给我起名叫‘宁帅’,你看我哪儿帅了,五大三粗的,又黑又胖,眼睛又小,从小人家给我起外号就叫我‘熊瞎子’,现在的女孩哪有喜欢我这样的,都喜欢娘炮,就像电视里那些明星,一个个白白净净的,嘴上都没毛,我觉着带上个假发就能当人妖了。” “哈哈,也不是这么说,人家那叫‘男人女相’,是有福的面向。”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叫宁帅的警察有意思了。 “福相个屁咧,都是整的,要整容就能整出个福相就好使,那这世界上哪还有没福的人,都去整容得了,赶明儿我也开个整容医院。”听到我这么说,他还有点认真起来了。 “整容整漂亮了,去演戏能赚钱,可不就有福了。你是不知道,现在大城市其实整容的地方可多了,不说明星,就是普通人也整。要不你也去整整,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个剧组,你去演个打手什么的。”我打趣道。 “你以为我没做过这种梦啊?其实我也特别想离开凤城,世界这么大,我也想去看看,趁年轻多出去见识见识,像我现在这样,没有意外,这辈子一眼都能看到头。有的时候我也后悔,一毕业就听了家里的安排,现在再想走出去,也难喽。我特羡慕你们这些去大城市、大公司的人,那种生活啊,怎么说呢,就好像每天生活在电视偶像剧里一样。”他说话的时候还是笑着,就是看起来渐渐变的有点落寞。 “围城,这就是围城。”我的情绪受到了他的影响,也变得有些低落,我继续说道:“我就很羡慕你,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凤城治安又这么好,当警察也不会很危险,穿着警服去哪儿都好办事。其实,我毕业之后是想在家乡找份稳定的工作的,然后就和女朋友结婚。” “哦?那怎么没回来?”他有点疑惑的问道。 “回来了,混不下去,又走了,过几年等我攒钱买了房子,就把父母也接走。”我答道,眼神看向窗外,列车已经缓缓停靠在一个小站,雪又下了起来。 “混不下去?不能吧,外企都能混下去,在凤城小地方混不下去?”他看起来不太相信。 “其实小城市才更难混,没有关系简直寸步难行,大城市只要你有能力,肯努力,还是能混出头的。另外,你知不知道有个词叫‘丈母娘经济’?” “哈哈,知道,不就是说现在的丈母娘都要求女婿有车有房嘛,现在的社会,就是这么现实。尤其是像咱们凤城小地方,父母那辈人更是好面子,一个个都绷着,生怕比别人家差了。”他笑着说道,也看了看车窗外。 “对啊,我就是这个‘丈母娘经济’的牺牲品,所以就跑到大城市去碰碰运气喽,看起来是很有勇气,其实也是一种逃避吧。”我把玩着空了的水杯,无奈的笑着说道。 “杯子不错哦,叫什么师来着,日本的那个牌子。”他感受到了我的情绪,想岔开话题。 “对,膳魔师,是日本的牌子。以前女朋友送给我的,也是咱凤城人,这个杯子我用了好几年了。”我回答道。 见岔开话题失败了,他略微有些尴尬,我又继续说道:“其实也没什么,那时候上大学,她去麦当劳打工一个多月才攒钱给我买了这个杯子,就为了我踢球之后能喝热水,那时候我有咽炎,一喝凉水就咳嗽的厉害。她还说什么,杯子就是‘辈子’,无论结果怎样,现在想想还是挺甜蜜的。” “哎~ 别想了,其实我特别能理解你。咱们这代人啊,就是被坑的一代,都一样!走,下去抽支烟,透口气。”他一边说一边穿上了外套,车已经停稳了。 点上两支烟,我们沿着站台一边走一边继续聊。“其实现在社会这风气对谁都不好,你觉得男人难做吧?其实女孩子也不好受,有时候还容易走极端。就说我姑家吧,条件挺好的,要是我姑姑不那么现实,我表妹也不会走的那么早。那得是四五年前了吧,表妹毕业刚回来,她男朋友也是咱凤城人,大学同学。去她家做客,据说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太好,父母都是工人下岗,我姑死活看不上人家。其实那天我爸正好在她家,他后来跟我说,那个男孩子个子高高的,看着挺很文静,彬彬有礼的,他觉得其实和我表妹还挺般配的。后来……”说到这,他使劲的抽了一口烟,顿了顿接着说道:“后来啊,我姑硬是棒打鸳鸯把俩人拆了,那个男孩一气之下离开了凤城,他们分手了之后,我妹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我姑寻死觅活的让给打掉,她从小就很听我姑的话,这次却不声不响的就离家出走了。我们家的人就满城的找啊,能用的关系都用上了,等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五个多月之后了,孩子都七个多月了,她羊水栓塞在医院抢救,人已经昏迷了,手上还死死攥着手机。” 他一只手捏着烟,另一只手掏出手机给我比划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后来我们就想从她手机上找到她男朋友的号码,可是被她删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给删了。” “我在手机上翻到了她的日记,她说如果是个女儿,就叫陈暮雪,她和孩子的父亲就是在一个雪天的傍晚认识的。” 说着,他一边说一边看手机,好像在翻找着什么。 “你妹妹姓陈?跟我是本家啊。”我随口说道,嗞的一声,抽完的烟屁被弹到雪堆里。 “孩子的爸姓陈,那时候全家人都忙活我妹的葬礼,也就按照我妹日记里的名字登记了。我姑说等过阵子到派出所给改过来,还是得跟我姑父姓叶。”他低着头还在翻着手机,好像找到了什么,他把手机拿给我看,“你看,我妹照片,漂亮吧?” 照片中,雪地里一个穿红色大衣的女孩子,面对镜头甜甜的笑着。这个女孩我认识,姓叶,叶红妆,她送过一个礼物给我,是个杯子。 我突然压抑不住开始剧烈的咳嗽,咳的直不起腰,咳到地上一口一口都是红色的血。 “乘客,你好,验票了。”我被列车员唤醒过来时,汗水已经湿透了衣服。列车缓缓驶过一个不知名的小站,没有停车。我嗓子有些发痒,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已经凉了,忍不住轻轻咳嗽了起来,对面坐着的母女俩被我吵醒了,投来抱怨的目光。我呆呆的望着桌上那个膳魔师的杯子,半晌,终于鼓起勇气掏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串熟悉的号码。安静了片刻,电话那头传来了女性甜美的声音:“您拨叫的号码是空号,请查正后再拨。” 窗外,天色渐晚,暮霭为雪披上红妆。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


2


  • 最近更新时间 2016-04-09 17:06:59
  • 1条评论
  • 1379人浏览
精彩评论

半夏琉璃空人心 关注

发表于 2016-08-31 11:20:22

看的我眼睛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