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

关注 0 | 粉丝 1

【古风微小说】玲玲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古风小说创作

寺庙祈福,他们相遇。 姑娘亭中饮茶,忽见少年吟风梨花下。 只一眼,姑娘失了芳心,少年心中牵挂。 风云易变,突然下起了大雨,只得在庙中借宿。 那晚,两人不约而同去了亭中。 雨,一宿未停。 他们,聊了一夜。 那日一别,就未曾相见。 如今已过三年,昔日的少年郎不知去向。 她不曾告诉他,自己是当朝公主。 如今,烽烟四起,反贼生乱。 又是雨夜,反贼打到了城下,是前朝余孽。 她不知在佛堂祈祷了多久。 直至城破,有人推门而入。 她回头,看见他沾满鲜血的手上握着一把利剑。 这便是她朝思暮想的人。 她扑进他怀里,想用藏在袖间的匕首杀他。他的目光一如初见时温柔似水,刀锋忽转,自尽。 我这辈子最大的错,便是在遇到你时没选择擦肩而过。 _ (一)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了啊。”赌倌双手压住赌桌前的黑匣子,扯声高喊。 “大,大,大……小,小……”三五赌徒围着赌桌齐声,混杂声一遍。 “开,一二三,六点小。”语气是不快不慢。 “该死。”赌桌前一不起眼的男子暗骂一声,怏怏离开了赌桌。 “走了?”门前打手很熟络地与他打着招呼。 “今天手气不好。”他回了一句,向外走去。 走出赌坊,轻轻地眨眼,是不适应突然太强烈的阳光。 走进酒坊,余辉减弱,红霞染重天际,才带着一身酒气离开。 在街上游走,也不知是想去哪,黑夜已悄悄降临。 小巷里是几位男子的嘻笑声,仔细聆听还能听到女子的抽泣声。 “住手。”突如其来的声音倒是引起了正在轻薄女子的几位男子的注意。 他们齐眼望着站在巷口的男子,身子挡住了旁边小摊照射出来的唯一的微弱烛光。 有些轻蔑地望了他一眼,又转身继续在女子身上乱摸一通。 感受到肩上让谁拍了一下,回头,还未反应,已是吃了一拳。 望着同伴被打,几位男子围上去,寡不敌众,一会儿他已是倒在地下任他们踢打。 巷外不知是那位好心人的一句“官兵来了”几位男子一哄而散,这才保住了性命。 她慢慢地走近他,有些害怕,黑夜里,望不清他的样子。 躺在地下的他突然哼了一声,慢慢爬起,有些踉跄,走近她。 “姑娘……你……没事吧。”好不容易地说完一句话,一身酒气。 她拉开与他的距离“我……没事,谢谢你。” “没事就好。”眼前一黑。 (二) 睁眼,眼前是女子放大的容颜,他弹跳与她保持着距离。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一脸疑惑。 “这是我家……”她说得很小声。 “哪我为什么会在你家?”他又往前挪了一点。 “你真的不记得了?”她眼神温柔。 “记得什么?”他真不知道她要他记住些什么东西。 “昨晚……”她将事情一一道来。 他嘴角抽了抽。 “我根本就是发酒疯,难怪觉得全身酸疼,下次还是少喝酒为妙。” 只有自己能听见的低估。 “总之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公子相救。”她一脸雀跃。 “那个……能不能告之公子称谓?。”她有些支支吾吾。 他还在失神想着什么,未回答她的问题。 “公子,公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啊……啊?”他回神。 “公子怎么称呼?”她不厌其烦地又说了一遍。 “流年。”她的不厌其烦,他却是感觉有些厌烦。 “那我往后能叫你年大哥吗?”她望着他,极其认真地说道。 他打了个冷颤“可以,可以。” 每日伸着懒腰大摇大摆的他自然是感觉有些娇情。 她高兴捉住他手 “我叫桃花,但是以后年大哥可以叫我桃儿。” “娘亲说给我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出生的时候桃花开得特别好。” “也希望我跟桃花一样美。” 她说了一大堆,他在也一旁附和着。 “这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整理好衣物,穿上靴子,往门口走去。 “年大哥你要走了吗?不如先吃完午膳再走吧。” 她想拉住他,却又觉得这样不适合。 “不用了。”他加快脚步。 她未追上,站在他身后,好一会“年大哥,我们还会再见吗?” 他回头,望见她笑颜如花。 (三) 他垂头丧气地从赌坊出来,望着钱袋剩余的几文钱。 “小二,来壶玉堂春。”将钱袋掷在桌上高声。 “客官能不能麻烦你把前几月的酒钱先结了?” 跑堂很小心地说着,生怕得罪这些赌徒。 “你什么意思,是说我喝不起吗?”他摸起钱袋。 “不是,最近小店生意也不是很好,掌柜的不让赊账啊。” “算了,不喝了。”往门口走去。 “那前几月的酒钱?”跑堂试探性地说着。 “过段时间再结。”脚步未停。 “好的,客官慢走。”还是那般小心翼翼。 他独自坐在桥上的石阶上,不管行人探究的目光。 低着头,望着行人的脚步来来往往。 眼前的双脚向前,又走回,停住,抬头。 “年大哥。”她惊呼,又或者不算惊呼,是惊喜。 “你……?”他有些想不起来。 “桃儿,年大哥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她低头,有些失望。 “没有,只是事情太多了,对了,我想起我还有事,先走了。”他转身想离开。 “哦。”她是想叫住他,却又不知有什么原因留他。 他反而是突然折了回来。 “桃儿,你能不能借年大哥些银两?”他试探性地问到。 “可以啊,年大哥要多少。”她掏出钱袋,钱袋上绣着几朵桃花。 “你有多少?”他仔细端详。 她是真的很喜欢桃花,衣服上少不了几朵桃花,靴子上也要绣上几朵桃花。 “我只有五两。”她看了看钱袋。 “能不能借我三两。”他觉得三两会不会太多了点,刚想改口。 “可以。”想也没想,将钱放在他手上。 他有些怔住“谢谢,我会尽快还给你。” 她是想对他说些什么,而他早已跑出老远。 (四) “大娘,能不能先收下二两,还有一两我能不能……能不能过段日子再给你?” 她低头看着靴子上的几朵桃花,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大娘不急。”是对待女儿的慈祥眼神。 “注意好好照顾自己身子,别累坏了。”大娘揉揉她柔软的青丝。 “嗯,谢谢大娘”露出孩童天真的微笑。 目送大娘离开,还未来得及休息就急急忙忙出了门。 客栈后厨洗碗,码头搬运,饰品店跑腿。 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了家门的不远处,熟悉的身影。 “年大哥”对着在她门前来回踱步的男子叫了一声。 “桃儿,我……”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年大哥,找桃儿有事?”她慢慢走近他,看他样子却怎么也看不清。 “能不能再借年大哥一两”他有些犹豫。 她犹豫一下,拿出钱袋“年大哥,给” 他自是也没抱多大希望,而她总是毫不犹豫。 “银子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 他抛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却忽略了身后倒下的人影。 (五) “唉……”大娘坐在她床边,望着熟睡的她的,眼里满是心疼。 “桃儿,桃儿,我是年大哥”大娘刚想坐下,急促的敲门声,她只好起身去开门。 开门,吊儿郎当的感觉,模样倒是有几分清俊。 他望着开门的大娘,有些失神,有些慌乱,半响。 “我……我来找桃儿”他说话有些支支吾吾。 “快快请进”请他进来坐下,大娘转身去倒茶。 进来却没看到桃儿,忍不住开口。 “桃儿呢?”接过大娘递过的茶杯。 “唉,这丫头昨天晕倒在大门前,还好我刚好路过发现,当晚就发了高烧,现在还没退,让她别太操劳了,她就是不听,这丫头就是这么倔。”一边说着一边递过茶杯。 “那她现在?”语气是自己不察觉的担心。 “她在卧房歇息”大娘自是感觉到了他的担心。 “大娘,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大娘想说什么他却抢先了一步。 一时辰之后,他拿着大包小包放在大娘面前。 “这?”大娘有些疑惑。 “这些补品是给桃儿补身子,还有这五两要劳烦大娘帮我转交给桃儿”他一口气说完。 “这怕是不好吧,桃儿她知道……”大娘想推辞,是怕桃儿醒来后看到不高兴。 “大娘你就别推辞了,桃儿也是帮过我,这也是当作我的一些心意,这五两是先前借桃儿的” 他一一解释,大娘突然就什么都明白了,也没有再说什么。 “大娘,我突然想起我有些事,先走了。”他打破沉默,匆忙逃离,险些被门边的长椅绊倒。 (六) “欠那丫头的总算是还清了”他轻舒一口气,走进酒坊,醉生梦死又一天。 --------------------- “大娘,这些东西?”她坐在床上喝着大娘递过的汤药望着那一大堆东西。 “对了,还有这个”大娘将他交代的给她的五两银子放在她手中。 “这?”她疑惑。 “桃丫头,你告诉大娘,你是不是喜欢那位年公子”大娘坐在她床边,女子的强烈好奇心。 “我……”是让别人看透心事的慌乱,低头喝着手里的汤药,头也不抬。 “但是,丫头你要想清楚,他可能不喜欢你,可能给不了你幸福,这样你也愿意吗?” 听不到她说是,大娘也看透了她的心思。 “我愿意等”是那样坚定。 大娘摇摇头“我去厨房给你做些好吃的。”转身离开,她一人靠在床头,在思考什么,手里还捧着药碗。 休养了大半月才将身子养好,可自那次之后他也再没出现在她的生活,像消失了一般。 找了他常去了的地方也再没看到过他的踪影。 大街男子搂着几位女子肆无忌惮地嘻闹,完全无视路人的舆论与目光。 “年大哥”她对着快要亲上女子脸的男子叫了声。 他回头,望着她站在那里,有失望,有不解,有惊讶。 “桃儿”有些尴尬放开搂住身边女子的手。 “好久不见,年大哥,我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她落荒而逃,险些摔倒,却没敢回头看他。 他想追上去,却没踏出一步。 (七) “或者,我可以试着喜欢她”想了一夜,是想通了什么。 太阳就已高高挂,树上鸟儿早已叽喳。 大街上躲开嘈杂的人群,饰品店里几位女子在挑着珠饰。 他踱步在门口,下定决心走进去。 望着琳琅满目的珠饰,终不入眼,旁边小小的桃花珠饰倒是引起他的注意。 “她最喜爱的桃花。”他喃喃自语。 他满心欢喜去找她,她迎面走来手中拿着什么东西。 “桃儿”他叫住她。她抬头微笑走向他,好似昨晚没有发生什么。 “我有事想跟你说”同时开口,你我都怔住。 “你先说”还是同时开口,他们相视而笑。 “我……”他是想将他所想的告诉她,身后的人却将他想说的话打断。 “好小子,可算是找到你了,别以为那晚天黑,我就看不清你的样子,给我打” 说完,五六个人拿起棍捧就往他身上打,他推开她“桃儿快走” 独自一人承受那些棍捧,她想冲上去,手肘却被什么人抓住了。 “小娘子,我可想死你了”是那带头的那位混混,说完还想亲上去。 眼看着就要亲上,脸上的一阵疼痛,嘴角有血溢出。 他不知什么时候冲出了重围,狠狠的一拳毫不犹豫地打下。 他是在意她的吧,不然他怎会如此疯狂。 那些棍棒继续在他身上敲打着,完全无反抗的能力,路上的行人皆都是看戏的模样。 “我你都敢打,真是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就不知道这地盘是我洪爷的” 刀刃在阳光下是那样的耀眼,一步步走近他,怒红了眼,完全丧失了理智。 “不……”她冲向他。 他回头,自己是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她就那样倒在了那里。 他快速搂紧她,身上的疼痛都可以忘却。 “官兵来了”随着大街上不知谁的一声大喊,几位匪徒一哄而散。 他就跪在那里抱着她,她身子是那样轻,好像随时都会飘走。 他的世界好似都已经漆黑无光。 (八) “年大哥,这个……这个送给你。”她颤抖着双手将手中精致荷包放在他眼前。 额头的细汗显露了她的痛苦,荷包上绣着几朵精致桃花,是那时女子送给心仪男子的荷包。 “我不要荷包,我带你去找大夫。”他搂住她,眼泪在肆意,她的面容早已模糊。 她的呼吸越发地紧促,胸口的刀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血也在不断涌出。 “年大哥,我时间不多了,能不能听我说几句话。”她缓气,压抑住胸口的痛楚。 他搂紧她使劲摇头。她抬手拭去他的泪水,不知是用了多大力气。 “年大哥你知道不知道你笑起来真的……真的很好看”她双手抚上他脸。 “我真的很喜欢你笑,就像个大孩子,可以……可以最后笑一次给我看吗?” 她努力地扯动嘴角,想给他微笑,他想扯出一个笑容,怎么也笑不出来。 喉间的哽咽想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知道……你本性不坏,你只是会害怕,你总是那么自由快乐。” “我不想打扰你的生活,我想等你,等你喜欢我”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我带你去找大夫。”他再也听不下去,抱起她。 她突然抓紧他手,摇摇头。 “可是对不起,年大哥……我怕我等……等不到了,给自己找家,好好照顾……” 眼里蓄满的泪水流下,手中的荷包掉落地下,粉色布袋渗着她身上的血液。 他抱着她跪在地下,泪水滴在她身上与血液相融合。 “我不喜欢你,为什么我会那么痛?”他单手搂住她,单手抚上心脏的地方。 “桃儿,我已经想好了跟你好好过了” "什么快乐自由,原来你才是我的全世界。" 无声地抽泣。 混合着血腥味,她的唇是那么冰凉。 番外 年迈的老者与小女孩坐于树荫下,小女孩双手支撑着身子望着老者,是在认真听着他讲什么。 “那后来呢。”小女孩眼里蓄满泪水,却没有流下。 “后来……”老者望着她,瘦骨嶙峋的双手轻柔她的三千青丝。 “桃儿”突如其来的女声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娘亲。”小女孩欢喜地跑过去抱住女子。 “桃儿,回家吧。”女子蹲下轻抚小女孩的脸。 “嗯。”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 “老爷爷,我娘亲找我了,下次再过来听你讲故事。”她向他挥挥手。 他轻轻点头,是默认了她跟他的告别。 望着她们离去的身影。 “桃儿。”他一直喃喃自语一直重复着这个名字。 阳光的照耀下他脸上的泪珠是那样晶莹。 (完……)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


11


  • 最近更新时间 2016-04-09 17:14:06
  • 3条评论
  • 3331人浏览
精彩评论

往事重提是折磨 关注

发表于 2016-08-02 16:04:27

不错哦,楼主真棒

往事重提是折磨 关注

发表于 2016-08-02 16:04:27

不错哦,楼主真棒

为情所困 关注

发表于 2016-08-04 10:31:25

确实,楼主文采不错